齐九皋。

你好,我九皋。
cp杂食,粮好就吃。文笔一般,正在努力。

常棣。[韩信x东皇太一]

        近日龙宫中偷的闲适,无要事相伴,东皇一甩龙尾示意撤去追随役从,此后便一头钻进寝宫不愿出来了。

            某日,小龙王正在龙宫中打盹,忽闻清脆童声,东皇太一转头瞧向宫旁假山处,看到一个眉目清秀的小男孩,白发龙角,身覆银甲,手握一杆长枪。倒是有些许俊俏。

     小龙王心情甚好。东皇太一拢起广袖点点头后向他走去。

      “喂,哪里来的小子,竟擅闯东宫,若此处遇到的不是我,你早就被剔去龙骨了。”


         东皇太一话已至此,那小孩童,大概天性畏惧,自是后退几步。于是小龙王呀,故作严肃伸手捏他软嫩小脸,见小孩疼的呲牙咧嘴,笑出了声,心里喜欢的紧。

    
      他招招手示意小孩过来,东皇太一拉起他的手掌,小龙王待人走近了仔细打量着。

      谁知那小孩胆子不小,双臂一展,便攀上小东皇的脖颈,软唇贴着他脸颊狠狠亲一口,略微泛红的鼻尖贴向脸颊,面上月牙儿更弯。是头一次,小龙王邀请小孩走向深海的道上。小孩的白发在飞舞,小龙王觉得,像海上落水的蝴蝶。

     小龙王捧起他脸,弯弯眉梢侧头笑起,将面前小孩的银白发丝揽到耳后,再替他拍去头上浮尘。

    龙性本高傲自大,这可是头一回如此动作。

           或许是太可爱了。

           “喂,你的父母呢。”
 

   
     该是想到什么,东皇太一转头看向身后的小孩,开口询问道。

          “我不知道……。”

 

       小孩低下头去不知在想些甚。
      东皇太一也未说什么,只是抬眼望去,海上云海漫入山脊,长鹰过空一声啸鸣,雪碎鱼惊。目下凛然,似是想要掩盖什么。

       细数指尖流沙盘算过去多久,可触及皆为黯淡,美酒佳肴也于齿间泛出细细苦味。

         往昔少年纷纷老,和人类终究不如和同族相处时间来的长,东皇太一突然觉得,或许养个小崽子,也不错。

        “既然你不知父母在何处。以后我就是你义兄,定不让他人欺你。你可愿意?”
 
 

      

        我愿此后你年少俊朗时,能痛饮狂歌,力拔山兮气盖世。

        小孩点点头咧嘴笑开,算是同意了,东皇太一伸手抱起他寻问名讳。
        

             “义兄,我叫韩信。”

现在的同人圈,为什么提出质疑、表达自己想法的人都要被打死?

是这样没错

夏天不倒塌:

这两天和蕶蕶聊了很多,她说觉得实在是恶心透了,想就此说再见了,


我没拦住,我也怕她是一时冲动,毕竟她开始写维勇是在那么早的时候,对这对CP的喜爱是毫无疑问的,而且坚持到了现在。


然而现在却要被人质疑粉丝和热度都是买的,是嫉妒他人。


恶心吗?想想都恶心。再多的爱都在恶意中伤与诋毁之中消磨光了。


(P.S.同样的质疑当然也针对了我。)


我一直都说,同人产粮自己开心,当同人影响到自己情绪甚至生活的时候就没什么意思了。


从这两天莫名其妙被卷入的事件,本来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然而现在却“被标签”。我仔细想了想,发现了几个很奇怪的现象。


1、热度和粉丝真的那么重要吗?


2、所谓自由,真的是所有人的自由吗?


3、也许有一天,你连本子都买不起。


4、现在的同人圈,为什么提出质疑、表达自己的人都要被打死?


————————————————————————————


1、热度和粉丝真的那么重要吗?


同人本就是原作的衍生物,同人产粮本就不是专业,平心而论,不应该对质量太过苛刻。


 


我心中的CP是这样的,你心中的是那样的,大家各写各的,应该是多样性的,在不抄袭的基础上,互相交流。


 


由于脑洞/画风/文风的不同,喜欢的群体也必然不同,但就“热度与粉丝”是否就能评判一个人是不是大手?


 


大家都在同一水平线上,又有谁比谁高贵?


 


至于能够说出“你就那么点粉丝你也敢说话,你肯定嫉妒我”、“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粉丝,肯定是买的”之类的话的让你,先问问自己心是不是太脏了?是不是自己总是在嫉妒他人、为了虚荣买了粉?


 


我喜欢一位作者,他就算没有热度,他也是我心目中的最大手,我不喜欢某种风格,就算热度破万,我也不会去看。


 


总有人被人说了几句喜欢,夸了几句,就膨胀了,觉得自己是所有人都瞩目的太太,凡是在这个圈子里的都应该看过他的粮。


 


恕我直言,是画到名画水准了?还是写到名著水平了?


 








3、也许有一天,你连本子都买不起。


 


本子定价合不合理,我们说了算,你知道我们太太有多努力吗?


 


同人本,本就是一种交流产物,作者付出劳动,拿到些许盈利无可厚非,毕竟辛苦,但是这点报酬,是粉丝给的。


 


但是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以同人来圈钱,本子价格上涨速度远高于物价上涨。最初可能是一个好现象,这代表小说/漫画的价值越来越被认可,大家愿意花钱去买,是一种进步。然而到后面就变了味,变成了消费读者、趁机赚一笔。


 


赚钱不算数,甚至还要卖惨装可怜,转移大家视线,忽略自己坑钱的行为。


 


或许有人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买卖是双方意愿达成的结果,只要有人买账就可以。


 


在这里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某天后在去年年末的演唱会天价门票是否让你瞠目结舌了呢?


 


肯定有粉丝买得起,也愿意买,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质疑的声音,各方媒体争相报道呢?因为破坏了市场平衡。


 


定价本就是“默认的规矩”,只要不是太离谱,我想还不会有人说什么。然而当市场平衡被破坏,总有头脑清醒的人会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


 


今年买本子均价是99元,没关系我还买得起。


明年是199元,没关系我省一点也还是买得起。


就这样一年年过去,当一本本子差不多要卖999元的时候,你是否会买得起?


 


等到了那个时候千万别哭,因为都是长期纵容、惯出来的。


 


这个世界上总有人买得起,而你却逐渐逐渐成为了“买不起”的那一方。更不要说很多喜欢同人的根本还是学生,最穷的就是学生,大家都经历过,都懂的。


 


这种情况下,某些太太还能昧着良心狠赚一笔,糟蹋那么多人对他的喜爱,姑且问一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而纵容这一切的所有人,都难辞其咎,属于自讨苦吃。


 







 


同人圈如此可怕,看样子保平安的唯一办法就是,


不要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万一不小心有了,不要说出来。


 


可这说到底不过是个虚拟的圈子,大家本就生活中没有交集,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虚拟的世界中,你都不敢说真话,活得累不累?


 


写到这里,我问一句,你还记得你喜欢的CP是什么吗?











[信云]白雪王子②


——————————
皇宫。

“哦,亲爱的副将军,我知道您一直想要代替那个白雪王子,对吧?好了好了,不用解释,我都知道。所以,我现在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


讨人厌的皇后半躺在铺着昂贵的天鹅绒的座椅上,手里握着一面老旧的镜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发抖的副将军,就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皇后用扇子挡住了自己的脸和手里的镜子,随后迅速且仔细看了看镜子,放下扇子笑到。

“我亲爱的将军,请去森林里,杀了我们亲爱的王子。我想我们可以借此来一个非常棒的晚会。”

“遵命……,我的皇后陛下。”

——————————
森林。

身后追赶声越来越近,只有一杆长枪的赵云只好在森林中四处躲藏寻找突破机会。破空之声从耳后传来,赵云侧身躲开,双脚蹬树借力跃起,长枪寒芒轻闪,血花绽于雪地,艳红一片。


“阁下的首级,我收下了。”

正当赵云以为一切都结束时,远处一声长啸,惊起林中鸟儿尽数飞起,后面追兵们的脸色骤变,赶忙策马转身奔逃。

“快跑啊!怪物来了!!”

怪物在王国已经不足为奇,却仍然令人害怕,赵云脸色刷的白了。连忙朝反方向逃去。

赵云因饥饿劳累而愈发疲劳,惨白的月光显得他的脸色更加苍白

冻到麻木的双脚在雪上踩出一轻一浅的脚印,赵云渐渐感到体力不支,终究还是眼前一黑,倒在了森林中的木屋前。

“谁能,帮帮忙……。”

一旁暗处的红色身影动了动,终究还是往赵云这边来了。

————————————

皇宫。

“王,王后陛下,这是……王子的心脏,当然还有其他的,呃,比如肝脏…。”

  副将站在王后的门前,提着滴血麻袋的手不断颤抖。当然,愚蠢的王后沉溺于魔镜的魔力之中,当然不会看到,几句赞美和将副将的职位提高后便打发他离开了。

“我的副将,祝你有个好梦。”

“是的…是的,多谢王后。”




当然没有人听见魔镜的一声叹息
“所有的一切,都是等价交换。”





啊,各位抱歉抱歉!!因为我最近麻油脑洞,所以这次有点短小!不过放心,下一章跳跳就要出来了!umm,我会努力写甜的,请小天使们多多支持啦。(ฅ>ω<*ฅ)

信云/我等你爱我。






“子龙,今日去亭中小叙如何?”



赵云与韩信素来交好。今日将军忽入军帐中来寻,赵云抬头看着韩信熟悉面容,轻笑一声点了点头


“能得重言邀请,云自是不敢拒绝。”

赵云眉宇间虽温和却带些疏离,应下后靠倚在树下,抱着长枪仔细打量着韩信。

暗处的蓝眸再不复当初那般澈洁,浑浊和狠厉弥漫在眼睛中,渐渐,渐渐变成红色。
赵云却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有个模糊的人影一直在支撑着他的意识,那个红色眼睛的身影,如此熟悉。

定该寻他。

喜欢,大概是一开始就有的罢。

赵云依旧是如平常一样,打野,推塔,杀人。一切都没有变化。可赵云心里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赵云几次觉得,韩信与那心里的身影快要重合在一起一般。

“子龙,我好像喜欢上了君主……”
“……是吗,恭喜啊重言。”

细数指尖流沙盘算过去多久,可触及皆为黯淡,烈酒于齿间泛出细细苦味。看着韩信的眼神也暗淡了几分。

何必强求。

“子龙同从前似有些区别了,是生病了吗?”

韩信此话若弦惊霹雳,赵云脚步猛的顿下,正了正神色回头说道。

“云一直是这样,大概是重言的错觉罢?”

  赵云随即再不停留,朝前走去。可他心里却不是如此。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赵云瞧着韩信长枪一挑劈碎了桀骜不惊,起惊鸿游龙时,恍然发现他的招式同赵云有几分相似。

处事亦是如此,只奈何世上未曾有相同叶片,总该是有瑕疵的。
无人看出而已。

其实是赵云在模仿韩信罢了。

这事传出去也不会如何,倒是赵云自己执念了,他轻不可闻地叹息。
不屑笑上几句,笑意传到韩信耳中,韩信愣了愣神抬头看着赵云。

“子龙,你怎么了?”
“重言……我能抱抱你吗?就一次。”

韩信耸了耸肩任由赵云抱着他。可下一刻,韩信发现,赵云不见了。

落叶凋零那刹,
赵云曾存在过的痕迹全被抹去归为虚无。

韩信唯一记得赵云说的最后一句话。

“云等不到你爱我了。”

占tag抱歉



       er……,晚上又跑去看了一遍白雪公主,纠结白雪王子的结局,就很气。er,你们是想吃甜的还是刀子呀……

[信云]白雪王子①

尝试写一个小短篇章。ooc有。见谅,见谅。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一位慈善的国王和一位美丽的王后,他们一直想要一个孩子。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他们孕育的孩子诞生了,棕色的头发,湛蓝的双眼,面容清秀。像极了他的母亲,国王给他取名,赵云,字子龙,大家都叫他白雪王子(雾)。


       可惜天灾人祸,王后不久后就去世了。留下了小赵云和王后留给小赵云的蓝色发带,国王娶了新王后,新王后很凶,总是带着她的小孩欺负小赵云,直到小赵云成年。


       老国王要退位了,在王后吹的枕边风下,决定将王位传给二王子,并将赵云发配出王都去边疆打仗。

      久而久之,向二王子献殷勤的人越来越多,有位神秘的人送了一面镜子给二王子,并告诉他,这是一面有魔力的镜子,什么都知道。

      二王子心花怒放,立刻抱着镜子去找新王后。王后对着镜子问到。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哦我亲爱的王后,是王子赵云。”

      ——“那我再问你,谁才是这个王国的国王”


     ——“本该是王子赵云,现在是二王子。不过,该是谁的,总会回到他那里。”

      二王子气的伸手就要打碎这镜子,却被王后拦下了,随即王后便下令,立刻秘密召回王子赵云,到即处死。

      “赵云,留不得啊。”

——————————
    战 场。

      青年一身银甲,湛蓝双眼迸发浓浓战意,蓝电枪尖隐隐约约发出沉吟,长枪一挑,一刺,威风凛凛。

见士气不振,赵云转身身后士兵喊道。

“心怀不惧,方能翱翔于天际。”

     这话似是有魔力,士兵重振旗鼓,终究是获得了胜利。

       赵云皱眉看着手中来自王都的密报,说是让他回去。聪明的赵云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迅速打点军队,权权交与军师。

      赵云连夜策马逃出国家,藏进了边界的森林中。

        ………………

龙与少年。[信云]


当爱泛滥成灾,就算跨越时间的长河,我也会一直爱你。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富饶的国度,人们无拘无束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一条从天空偶然飞过的白龙打破了这个国家的安宁和平静。



“哦,我的上帝!恶龙出现了!我们的勇者在哪里?”


“天哪,是恶龙!竟然真的会出现。祈祷我们的国王可以看护好他的女儿吧。”


“得了吧,不就是暗恋公主吗!收回你老妈子的嘴脸。除非那是你和王妃的公主!”


“闭嘴吧,八婆。那可能是我未来的妻子。”


人们集中在一起仰视着划过天际的白龙,听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的谈论着,可实际上却是一坨狗屎。龙自然也听到了这一切。

龙不会想那么多,他不大喜欢娇柔的小姑娘,他只会选择最近的航线从而飞向更好的居所,定居一段时间。至于所造成的混乱?哦,卵生动物不会想那么多,可别指望有什么高见。

此后龙定居在了一片森林里,所居住的洞穴中除了金银宝饰,还有一簇一簇的鲜花——高雅的金银洞。




龙其实有名字,他叫韩信。他与别的同僚不太一样,例如他不会抢夺公主或者喷火攻占侏儒的城池从而占为己有,诸如此类的,愚蠢的,会被讨伐事情。


今天是个好天气,好到韩信在家门口看到了一个人类在采摘鲜花。如果韩信是信仰宗教的话,他一定会高呼上帝名讳:上帝啊,何等愚昧的人类少年?但是出于好奇,韩信还是前去询问那个人类少年。

“人类,这不是汝应该来的地方。或许汝应该离开。”
看着那个人类少年明显僵了一下,继续问道
“汝又是谁,侵犯吾的领土。”

“亲爱的先生,我是个孤儿。我不知道这里是您的领土…”说着少年低下了头,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花朵。“作为赔礼,我把花还给您。”

人类少年心灵手巧的将花朵编成了花环,放在了龙的头顶。娇艳的花朵衬托着龙的银色长发更加夺目。

如果加冕的帝王——花田帝王。


韩信觉得很有趣,给那个花环施以保护魔法,让它永不凋零。告诉少年他允许少年来采花,但要带来相应的报酬。少年也守信用,每次来的时候都会给龙带来朗姆酒和面包。

“您和我的家人一样。”

这是少年于龙说的最后一句话。因为在那之后少年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森林归于沉寂,只是龙的洞穴里多了一个俗气的花环。

龙看着那蓝色的花,突然觉得,这花看起来也没这么差,花儿很像少年的眼睛。龙很喜欢。




= = = = = = = = = = = =

“故事的后续是什么呢?”棕发的少年看向韩信。

“没有了。”韩信答道。

“真是可惜,我还以为有后续的。”少年拍了拍有些麻木的腿,然后忽然站起来。

“已经这个点了么?再不回去福利院的老妈妈们又要唠叨了。韩先生,我走了,明天我还能来这里听故事么?”少年一边跑一边扭头问道。

“只要你愿意。”给予肯定的答复。

“哦上帝啊,我是什么我脑子?先生麻烦您了,能记住我的名字吗?我叫赵云。”清脆的声音随着少年远去的脚步声而越来越小。


那个人转身走入一个洞穴,解下长袍的瞬间变为一条白龙,穴壁上挂着的是一个蓝色的花环,和故事里面的很像。




而此后,说要来的少年却再也没来。

 = = = = = = = = = =

    “ 赵子龙,参见。”

 
    当年的少年长大了,脸上褪去了稚气,手握一杆银枪。

   “好巧啊,人类。”

    赵云的神色黯了下去,心想原来韩信已经不记得了。不过他本就是龙,怎能记住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类,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枪。

“云是即将取你性命之人……。”

“吾记得汝说吾与汝像是家人。”

“云是人。而你是龙。像,也只是像罢。”赵云淡淡的回答道。

“那便战斗。成王败寇,吾等着汝有足够的实力杀掉吾的那一天。”

    
  白龙将利爪刺入少年的胸膛。韩信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多少次的循环,他只知道他和少年是没有结果的。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叫赵云的少年永远不想下杀手。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少年或许已经爱上了龙。

当然,这不容世间允许。

===============

“赵云,你想好了么。这次的结局或许还是一样。”

孙膑担忧的望向赵云,可赵云却依旧是点了点头,神色平静。

在赵云跳入时空漩涡时,孙膑又听到了那句不变的话。

    “云喜欢他,心悦他,爱他。所以就算不能在一起,云只是妄图想要改变,哪有什么屠龙者,不过是一个为了私心的人罢了。”






“人类,这不是汝该来的地方。出去。”
“对不起亲爱的先生,这个花环送你。”

“您好,我叫赵云。您可以记住我的名字吗?”
“韩信。”